朴食科技
PUSHI ENGINE


破碎的承诺---汶川,我回来了

来源:朴食自然作者:何泽龙网址:http://朴食自然微信公众号
文章附图

三个月的实习期过了,HR把正式劳动合同放在了我的桌上。

望着合同,我在办公椅上转来转去,

十万年薪在成都应该可以过得挺滋润吧,

不愁吃穿,偶尔和朋友出去喝喝小酒,

按部就班的过着每一天的生活。

可总有什么东西在拉着我,

让我迟迟不愿落笔在合同上。

我继续转动转椅,试图摆脱它。

“经理,我爸妈让我回老家帮忙卖红薯,不好意思。”

背着背包,跳上回汶川的客车,

看着都市的车水马龙在身后渐渐消失

心中却感觉格外的轻松。

“喂!吴德贵儿,老子辞职了。

走!边喝边说!”

曾经的我,

不愿多费哪怕一点的时间和精力,

每天只想学好当天的课程,

做完当天的作业。

一有空就睡觉打球、

处玩还惹老师生气的我,

成绩仍名列前茅,

不至于成为老师的眼中钉。

却也不是大家眼中勤奋刻苦的孩子。

很多人都说我很聪明是个天才,

其实我只是更专注罢了。

还记得地震那天正好是在英语考试,

剧烈的摇晃把趴在试卷上的我

从睡梦中摇醒,

想着不知道在哪里的亲人,

脑子一片空白。

5月14日,我跑回家里,

面对空无一人的房子不知所措。

所有的坚强似乎在这一刻破损,

干涸了三天的眼眶也终于湿润

我甩了甩头,写下一张纸条。

一张妈妈保存了八年,

却丝毫没有褪色的纸条。

我似乎忘记了那个懒散的自己,

来回十公里为班集体购买粮食和水;

在深夜十二点的暴雨中,

用脚手架搭建全校第一个避难棚;

凌晨两三点围着火堆,

第一次喝酒,

和大家一起憧憬未来。

直到5月22日,汶川不再是孤岛。

全国,全世界的爱汇成了一条河流,

慢慢涌进这里。

借此机会,

我想找寻一位叫做王大勇的泸定人,

一位冒着生命危险运送救灾物资的货车司机

是他,

两天时间绕行800公里山路。

是他,

在被无数落下的石头砸过车顶后,

把我从汶川载到了成都。

八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这位恩人,

却丝毫没有头绪

如果您,认识他,知道他,看到他。

请及时联系我,

我想告诉他,

当年那个蜷缩在他身旁的男孩。

长大了。

还记得离开时,

烈日晒的我喘不过气。

回头望向这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家乡,

我伸出手和他击掌。

“叮叮叮”,随着这铃声的打响,

我的高中生涯正式结束,

我也以汶川县状元的成绩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

大学毕业前,

大家都开始忙碌地找起了工作,

而我却迟迟不愿下手。

我辗转大连、北京、上海、成都,每次实习期一到我都会辞职。

工作迟迟没有定下来,父母也很着急,觉得我沉不下心。

直到今年祭祖时,跪在祖坟前,

我才找到了答案。

大城市的灯火阑珊将我们这些小地方的年轻人都吸引了去,

儿时的玩伴也只有回家过年时

才能偶尔遇见。

我的确沉不下心,

因为他不属于车水马龙。

我俯身,向祖祖辈辈磕了一个头,

带着从未有过的严肃,

暗下决心。


从那天起我忙碌了起来,

穿梭在阿坝州的群山旷野之间,

在大地和日月的洗礼下,

这片土地仍保持着最初的纯真模样。

由于这里地广人稀,海拔高,日照充足,

且没有工厂的污染,

各种各样的纯天然农副产品被孕育出来,

但也因此这些产品

并没有被很好的推广出去,

不为人知。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

我们穿行在虚伪与谎言中,

各类虚假的信息充斥着眼球,

不再相信食品安全。

然而还是有一群人专注着食品本身,

从埋种到收获,从春分到秋收,

年复一年始终坚守着食品的品质。

想要天然的食物的人买不到,

辛苦耕耘出质朴的产品的人,却卖不出。

于是,朴食 就这样诞生了。

我要用双脚丈量这片土地,

亲手将茁壮成长的它们从大山深处带到你的面前。

年后,去公司办理好离职手续,终于和几个朋友成立了这家公司

也许是冲动,

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但是,如果只给我一个选择要我将这最炙热的汗水洒在一个地方,

我希望这个名字可以叫——故乡。

他可以没有灯红酒绿、人山人海。

我爱上他的原因可能是那年夏天,

我们在阳光下的喧闹。

朴食 何泽龙

2016年5月12日